資訊信息/News

  1. 行業動態
  2. 求購供應

四级托管 多方共赢 ——山西省农科院联合社生产托管模式调查

發布日期:2019,02,26 作者: 來源:農民日報 已浏覽:406
分享到:

玉米所首創的十字型農業生産托管,其先進性體現在通過農戶自己成立合作社,把生産托管給合作社;重構了農業生産關系,村級合作社內農戶建立合作,鄉、縣聯合社內同級合作社以合夥人制實現聯合,大抱團改變了小農戶在生産中的弱勢地位,成爲産業鏈上的整合者。對此農民日報2018年7月30日01版要聞欄目對玉米研究所十字型農業生産托管模式做了詳細報道。

詳細內容:

今年,山西省平遙縣用了3個月的時間,快速實現了6個鄉鎮100多個村的農業生産合作托管。

“我們以高于市場價1到3分錢收購玉米,引導整村整鄉整縣農戶合作起來進行生産托管,建立了縣鄉村托管體系。縣級聯合社統一提供産前、産中、産後‘一條龍’服務。”平遙縣農委王江濤說。

當下,農業生産托管並不鮮見。平遙實踐的特殊性在于,農戶自己成立合作社,把生産托管給合作社;重構了農業生産關系,村級合作社內農戶建立合作,鄉、縣聯合社內同級合作社以合夥人制實現聯合,大抱團改變了小農戶在生産中的弱勢地位,成爲産業鏈上的整合者。

“小農戶爲主體的聯合社,可以橫向整合農資、農機等環節建立全産業鏈聯盟,實現産業升級,解決好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的有效銜接問題;縱向實現了縣鄉村農戶的抱團,農戶可以參與合作社剩余利潤的分配,收益空間變大,可解決好産業鏈延伸如何增加農戶收益的課題。”山西省農科院玉米所所長邵林生說。

以糧補爲杠杆的産業聯盟托管

當前,玉米産業面臨國外大量進口,國産大量賣不掉的問題,究其原因是國內玉米種植成本過高,市場競爭力弱。

一戶種兩三畝地,糧食生産是兼業,用不用良種良法,農民對此不敏感,經濟效益也不明顯。土地碎片化經營成爲生産成本高的一個主要因素。

“用農業生産托管模式種植,首先實現規模化,再提高科技成果的轉化率,進而推動産業升級,有效降低玉米種植成本,使國産玉米有國際市場競爭力,才是玉米産業的治本之路。”山西省農科院玉米所所長邵林生說。

農民沒有獲得感的農業生産托管,很難迅速得到農戶認可。基于此,2017年,山西省朔州市山陰縣一家以社會化服務爲主的農業企業,以每斤高出市場2到3分錢的價格對農戶的玉米代銷代儲,吸引農戶參與托管,共托管230多戶的6400多畝土地。企業還參股該縣百川、喜豐、雙贏等16個農民專業合作社,直接服務山陰縣30多個合作社的生産。

按照托管合同,該企業爲農戶提供代購農資、代耕代種代收等“七統一”的優惠價生産服務。企業則從抱團實現的農資購買、農機服務等環節溢出的議價能力和規模種植實現的優質中獲得優價等方面獲取收益。

“托管+糧補”的方式既解決了土地節本、增産的問題,還給農戶帶來了增産增收的獲得感。

“‘山陰模式’2018年的托管面積達到了2.6萬余畝,實現了土地規模化種植。但是,這裏面有兩個問題沒克服,一是沒有整村推進,區域內的碎片化問題沒得到全面解決;二是企業主導的合作社,農戶在産業鏈延伸上的收益增長空間不大。”邵林生說。

以縣域爲切入點的四級聯合社托管

經過總結,2017年秋天,山西省農科院

開始進行聯合社托管模式的設計與實踐,在平遙、山陰、忻府區等地,以縣域爲平台的切入點進行聯合社的布局。

玉米所采取兩步走的路徑,第一步從上到下先選擇人,采取先選擇縣級聯合社理事長人選、縣級聯合社理事長再在適合托管的各鄉鎮選擇鄉級聯合社理事長人選,各個鄉級聯合社理事長人選再在各村選擇村級合作社理事長人選。第二步從下到上進行從村、鄉、縣、省,各級合作社的聯合抱團。

選擇各級聯合社負責人是建立體系的核心環節,根據農村的實際情況,平遙把實踐放在村級合作社負責人選用上。優先選村支“兩委”主要負責人,在鄉級聯合社人選上,重點考慮有影響力和能力的本鄉鎮某村的村幹部。

平遙縣所形成的聯合社體系,把産業鏈條中最弱勢的群體農戶變爲了一個最有話語權的群體,農戶不僅獲得與産業鏈上下遊環節的議價能力,還獲得了參與合作社剩余利潤分配的機會。

“平遙實踐的順序是先建立生産關系再推進生産力發展。建立托管體系,不僅形成了新型生産關系,而且也構築了科技成果轉化平台,推進科技轉化提高效益,推動産業實現現代化是順利成章的事情。”邵林生說。

“所以,從農村綜合改革的效果上看也是多贏,有利于促進農業節本增效和農業綠色生産,有利于小農戶與現代農業的有機銜接,有利于發展壯大農村集體經濟和推動生産服務業發展。”平遙縣農委王江濤說。

平遙實踐的成功,堅定了山西省農科院做這件事情的信心。2018年6月16日山西省農科院玉米所牽頭對近30個縣的縣級聯合社人選進行了培訓,擬大面積推廣這一模式。

當天,與會的縣級聯合社負責人還就醞釀成立省級聯合社進行了探討。這一理念下,省級聯合社主要是平台功能,負責農資統采分銷、技術和信息等服務。縣級聯合社是主要的經營主體,發揮牽頭作用,組建農業服務公司統籌縣域農業社會化服務,承擔和承接政府惠農政策、購買服務、農資倉儲服務等業務。鄉級聯合社是縣村之間的聯絡組織,構建鄉鎮層面的農業服務平台。村級合作社是最基層的組織實施者,也是四級托管體系中的基礎環節。

聯合社托管模式重構了生産關系

6月30日,中糧集團的高管莅臨山西平遙,與山西和之瑞種植專業合作社聯合社、農行平遙縣支行進行對接,建立“中糧集團+銀行+縣級聯合社”三方合作的糧食銀行性質聯合體,是三方謀求的目標。

3個月快速形成的平遙三級聯合社托管體系在糧食銷售方面獲得了與大公司談判的機會。

此前,山西省農科院玉米所與北京愛種網科技有限公司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達成利用大數據服務共同推進農業生産托管的意向。

今年以來,六福彩票集團、中煤保險等下遊企業也就如何與四級聯合社體系對接並進行服務,與相關單位多方接洽,表達了深度合作的意向。

這表明,小農戶通過生産托管實現的聯合,正逐漸改變著其在分配、交換、消費等諸多關系上的弱勢地位。而這個變化,正源于生産過程中相互關系的重構。

“通過共建共享的方式,建立四級聯合社土地托管體系將千家萬戶的小生産組織起來,村級合作社內農戶建立合作,鄉縣省聯合社內同級合作社以合夥人制實現聯合,是重構新型生産關系的核心。這種生産關系的重構,適應了我國的國情和農情,契合了現代農業生産力的發展需求。”邵林生說。

“還打破了科技轉化的最後一公裏瓶頸。”山西省農科院副院長王娟玲說。

建立起托管體系以後,山西省農科院也就建立起了一個強大的科技成果轉化平台,他們計劃5年內以省級聯合社的平台整合500萬-600萬畝土地進行玉米生産托管種植,爲糧食生産功能區建設提供模式支撐。

由此,新型生産關系的重構,對處在分離狀態的農資、農機、農技、收購、加工等鏈條進行一體化整合,建立從産到銷的全産業鏈,可大大提高産業的競爭力。

這意味著,山西省農科院創新的可快速複制的四級聯合社農業生産托管模式,可以在不改變家庭經營的體制下,不改變土地承包權、經營權的情況下,通過合作托管實現規模化經營,建立起小農戶和現代農業有效銜接的體制機制。

查看全部評論 >>>
評論
驗證碼